【财税与公共管理学院】离别
【财税与公共管理学院】离别
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1-04-28

离别

很喜欢宫崎骏的一句话,“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,路途上会有很多站,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。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,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,然后挥手道别。”我们在长大的路上,见证一幕幕别离。

六年级的时候,有个跟我特别要好朋友,我们在放暑假之前还互相约定开学的时候一起去报名,等我满心欢喜前去报道时,才听老师说她转走了。我不知道她家住在哪里,甚至也没有存她的电话,就这样,我们断了联系。我当时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永远不会见面,只是望着六年级那一页准备留给他的毕业录,我第一次对离别有了清晰的认知。

初二的时候,邻居家的奶奶去世了,其实已经明白了死亡到底是什么,也明白人死不能复生。但只要一想到那个会笑得一脸慈祥,给我们一群小孩子吃甜甜的糖果,做好吃的小零食的老奶奶不会再对着我招手,不会再对这我们笑,便悲不自胜。

我曾经养过一条白色的小狗,特别可爱,全家人都很喜欢它,会在我放学的时候,摇着尾巴,从老远的地方跑过来,飞扑到我身上。后来,它不见了,晚上爸爸找到了它,但它最终也没能回家—因为食物中毒,我去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了。许是听到了我的声音,许是嗅到了我的味道,我永远也忘不了,我跑过去的时候,正在被爸爸催吐的它努力扭过脖子看我的眼神。我总觉得它是想对我说:我好想回家,好舍不得你……

几天前做了一个梦,梦里我又回到了高三备考的那段时间。我坐在闷热的教室里,听着头上的电风扇“呼~呼~”转动的声音,吹来的风都是燥热的,讲台下数只带着一点倦意的眼睛,讲台上孜孜不倦的老师;解不开的数学题,做不完的受力分析,记不住的化学方程式,仿佛没有尽头的夏天……梦醒,我呆坐在床上,才惊觉,那段时光已经离我好远好远,渐渐模糊。打开手机翻出高三三班的群聊,最近的一条消息是几个月之前。大家都各自有了各自新的学习生活,尽管怀念当初的在一起的日子,但除了很要好的朋友,也确实也很难会彼此联系。即便惋惜,却也无可奈何。

三毛说:“人之所以悲哀,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,更无法不承认,青春,有一日是要这么自然的消失过去。而人之可贵,也在于我们因着时光环境的改变,在生活上得到长进。岁月的流失固然是无可奈何,而人的逐渐蜕变,却又脱不出时光的力量。”离别是人生的常态,我们永远不知道谁哪次不经意间跟你说了再见之后,就再也不会见面了。所以珍重当下的人事物,即便分离,也能有一份亲切的怀念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(文/财税与公共管理学院207任远凤)
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江西财经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
    地址:江西省南昌市庐山南大道 邮编:330013
    建议使用IE6.0及以上版本 在1024*768及以上分辨率下浏览
    回到顶部